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低碳生活

环保责任 重如泰山

 
 
 

日志

 
 

真实的知青生活[转]  

2011-03-27 20:16:14|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回忆我的知青生活
                      吴光炜(都市狂客)   
                     (1)开篇
2008年11月28日,是毛泽东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再教
育指示发表40周年的日子,年近一个甲子的我,回忆当年的一切
与现在的感受,思绪万千!

多少年来,有多少作家、多少导演把四十年前知青的故
事,描绘成苦难的、乱性的故事!多少年来,多少回城后建
立家庭的知青配偶,神神秘秘地向我这现在被选为大队知青
联谊会的会长,探知他(她)的她(他)在农村时是不是与
哪个知青有过关系,是不是曾经留下过他(她)们的孽种呢?
我无言以对!因为那铺天盖地的知青故事里,哪一篇不是将
知青的生活描绘成《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说实在话,
在那把非正式的男女关系界定为“搞腐化”的年代。又有多
少人愿意因此而影响“表现”呢?
    当然,我不知道其他地方的知青究竟过的是什么日子,但最
少来说,在我所插队的地方,并没有象那些二、三流作家所描述
的那样“乱”,知青与当地农民也没有那样的不和谐!男女知青
中的也几乎没有见到“乱性”的现象!
    也许我是幸运的,虽然我当时因父亲在台湾的关系,而在各
个方面不可能被重视,但在我所在的大队,却并没有因此而被当
地人所歧视!在劳动报酬方面,村民与干部,只看你是不是勤劳,
只看你是不是肯干!加上我所在的大队比被媒体树为暗中“分田
包产”典型的小岗村,还早六年就实施包产到小队的。在插队后
的第二年,我就用年终分红所得到的现金中的一部分,买下了当
时连城里的职工都视为奢侈品的上海产的海鸥牌照相机。
   我的知青生活(2)月台——月台
   1968年11月28日!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一个改变一群年轻
人一生命运的日子!早晨七点钟,满街的高音喇叭,转播中央人
民广播电台“新闻与报纸摘要节目”里传出的最高指示:“知识
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一大批尚未
从“文革大潮”走出的学生,紧接着又投入到了“上山下乡的大
潮”!
    笔者是当年随波逐流的年轻一代,1969年 3月27日,作为学
校的第一批上山下乡知青,在喧天的锣鼓、招展的红旗欢送下,
走上了福州火车站的月台,登上了知青专列!坐在车窗边的我,
不经意间看到了临发车前的一幕!
背景:大喇叭里播的是“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
地方去……”这激动人心的革命歌曲,月台上与车厢里到处都是
送别的人们!
一个女知青的母亲拉着她的手叮咛着!
妈妈:“孩子,你到农村去,一定要听毛主席的话,向贫下中农
学习,要积极参加生产劳动,努力改造自己的世界观”!
女儿:“妈妈,您的话我记住了,我一定会牢记毛主席的教导,
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定会不怕脏、不怕苦、不怕累、为
共产主义理想贡献自己的青春”!
    在发车的汽笛声中,知青专列带着我离开了生我养我19年的
家乡!在走走停停的超慢车车厢里,满怀着建设祖国修地球的激
情,与离乡背井的伤感相互交错。十几个小时坐在硬座座位上与
并不十分熟悉的,却即将生活在一起的校友,谈论着未来可能发
生的故事!半夜里,一场春雨,吹进车窗的寒风使一群原本满怀
激动心情的年轻人,开始了冷静的思考!
    第二天清晨,雨停了!专列在同样是不断播出最高指示与革
命歌曲的高音喇叭声里,缓缓停靠在插着几面红旗,贴着几幅标
语的小站的月台上!迎接我们的是各个公社派来的知青办主任!
解放牌的卡车,带着一群群已经不辩东西南北的知青,沿着弯弯
曲曲的溪傍公路,穿梭在起伏不平的、绿树成荫的山道,抵达自
己的准备“扎根农村,滚一辈子泥巴,干一辈子革命”的第二故
乡!我来到了福建省沙县、顺昌、将乐三县交界处的沙县高桥公
社官林窠大队!开始了长达七年时间的农村生活!
      我的知青生活(3)我仿佛随时间隧道到了清朝时代
    从县城到大队,才三十几公里的路途,汽车整整颠簸了两个
多钟头。当汽车停靠在一个用鹅卵石砌成阶梯的,两旁都是浓密
树木的山坡路口前的时候。被汽车颠簸的晕乎乎的我们,在毫无
节奏的锣鼓声中,感觉到地方了!
    记得当时迎接我们的是一群剃着光头的,敲着小锣小鼓的、
身着几乎是清一色全黑布衣裤的男村民!在公路边耕田的村民,
看新鲜似地从各个方向围了上来。耳边,传来的几乎都是我们根
本听不懂的沙县本地话。说实在话,要不是偶尔间掺杂着几句变
味的普通话,我真难想象,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该
怎么勾通?
    跟着带队的干部,顺着阴暗的小路,走进了全木构建的,带
有礼堂的大队部!大队书记罗洪成(现已故)不太熟练地念了几
段毛主席语录,说几句知青再教育的话,就宣布将我们几十个人,
分散到三个自然村去!我与其他 8个校友,被分到一个叫“土堡
村”的自然村,这村子就二三十户人,分成第三、第四两个生产
队!一个叫林有水的生产队长,带着我们穿过田间小道,走上了
仅仅用三根对半破开的杉木拼接的,跨度有十五六米宽的过溪简
易桥!那摇晃的桥,不要说几个女同学,就连我们男同学都还是
用挪动的步子,才过的河!
    刚走进村时,我仿佛随时间隧道走进了清朝时代!村里的男
人都下田了!出来看热闹都是中年妇女,他们身穿的几乎是清一
色的一九蓝的大襟衣服。年老的大多是小脚女人,个个手提火笼。
看起来个个都用当年妇女常用的“美人柴”头油将头发梳的油光
发亮,还插着小花!寒衣的外面,都套着短袖的,一九蓝或浅蓝
色的外衣,衣襟、袖边、裤脚边上,镶着白色的花边呢!
     我的知青生活(4)山乡的“三忠于”与“阶级斗争”
    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是因为当时的农村干部,都将我们认定
为是红卫兵,这“三忠于”仪式是我们每天的必修课!因此,头
几天晚上,不论是在大队部集中还是在小队开会,会前都有干部
带头先念最高指示,再三呼“万寿无疆”与“永远健康”!慢慢
地,也许是因为春耕生产的高强度劳动的忙碌以致体力不支,或
山区农民朴实的缘故,这项每会必行的例行公事,没多久就被逐
渐淡化了,也就没人再提出要做了!
    在我们那里,所谓的“阶级斗争”,似乎仅仅是针对有过伤
害村民利益的人而偶尔做做样子的!我所在的村子里,生产队会
计是原地主的儿子。生产队的记工员好象也不是出自贫下中农的
后代!记得有两家从闽南移民来的富农成份的陈姓兄弟,他们强
有力的体力及劳动技能,是村里大多数劳力所无法比的,他们的
工分历来是被记最高的,他们年终现金分红也历来是最多的,他
们的口粮同样是最高的!他们住在新盖的、漂亮的大房子里,无
论如何也不可能让外人看出,这是两家偶尔也被带上上级指示需
要开批斗会的会场,陪着接受批斗的“地富反坏右”分子!
    倒是真正被批斗的是当地农民最痛恨的,利用自家祖传秘方
在给乡亲治病时谋取私利的村民(据说被评为“坏分子”)。
    其他的阶级斗争故事,似乎仅仅限于村干部经常在开会时提
醒的,所谓303别动队的故事!因为我所在的村子的背后,是一个
连当地人都不敢擅自闯进的原始森林!据说五、六十年代,老蒋
大叫要反攻大陆时,曾计划在该原始森林空投一个团的兵力!
    当地人偶尔也有唱山歌的时候,因为地方语言关系,起先我
们根本听不懂,看见他们唱的挺好听的,就问旁边的人,才知道,
山歌的唱的完全是被文革期间被严禁的所谓的带有“封资修”内
容!多是唱帝王将相的,很少是男女之情的!
     我的知青生活(5)山乡的第一个夜晚
    从省会城市迁移到偏僻的闽北山区的第一个夜晚,我们是在
茫然中翻来复去地度过的!闹市的喧嚣与山区的宁静的差异,将
我们六个分住在前后两间,已经被烟熏的乌黑的、糊着旧报纸的
木房里的校友,集合到了前房那昏暗的、由大队小水电发的电力
不足的灯光下。
    从依着小山坡修建的三排既独立又紧凑且层次分明、错落有
致的木屋、土房(就几间),到村里那令人觉得神奇的,用以现
在人的保健养生为目的的,那光滑的、平整的,洁净的,用大小
几乎相近的仅仅就拳头大的鹅卵石铺设的村里的小路,以及同样
以仅仅只巴掌大的鹅卵石砌起来的、笔直的错层护坡墙壁!从中、
晚两餐在农户五斤(现已故)家吃的干蒸米饭的香,到收工回来
的老少男劳力的热情!反正聊的就是那些见到的、想到的及相互
需要介绍的!
    大约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仿佛间,我听到了来自仅隔一个
前厅的女生住房里传出低低的哭声!由于传统观念的束缚,我们
都没有前去探问!几天后,在同村九个人,第一次去五公里外的
公社所在地,赶人生中第一个墟的路上,我们就向女生询问了第
一个晚上为何而哭?看着她们摇头否认又却欲言还收的样子,也
就不去追问了!其实,想都能想的出她们为什么哭!原本还在父
母的庇护下,就十六、七岁的小女孩,独自远离,阔别那平整的
柏油路,即将与当地农民一样,打着赤脚,走出鹅卵石的村路,
踩进冰冷的,乌黑的,偶尔间还将遇上蚂蝗、水蛇的水稻田,心
里能每一种恐惧感吗?
             我的知青生活(6)当农民的第一堂课
    三天后,所有的一切都基本安排就绪,该出工了!
    晚春的闽北山区,气温还是十分寒冷的。我们几个人都卷起
了裤脚,扛着锄头,锄头柄上挂着领棕衣,打着赤脚跨出了务农
接受再教育的第一步!
    在村后的小队部门口,坐着等候的全劳力已经陆陆续续走出
村外,等候我们的生产队长,指着几个看上去才十二、三岁的小
孩对我们说:你们就跟他们去吧!
    虽然我这仅仅 1。70米的个子,按现在人的标准,应该算二
级残废!但在当时与当地绝大部分人相比,算是高个子了!然而,
令我们所没料到的是,这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第一课,派给我
们的老师,却是几个个子还没到我肩膀高的勉强算做半劳动力的
小孩!
    走出村口,我们拐到了一条通往叫池边垄的山垄田的小路!
突然间背后的一声惊叫,大家都回过头来,原来是一个女生无意
中踩到了一条被丢在小路上的小水蛇!看着那因惊吓而发青的脸
色,看着那被寒风冻的发红的脚丫,大家的心里可谓百感交集!
    到了地方,几个小孩俨然象个老农似的先将几丘田里的水放
掉,我们要做的事是翻土!在山沟沟里的寒风中,踩进深过膝盖
的烂泥田的地里,脚丫有着一丝丝的暖和的感觉!这也许是地底
与地面有温差的关系吧!挥动着的锄头,将田里的连泥带水溅的
大家满身满脸,湿透的衣裤让大家后悔不学小孩那样找块塑料薄
膜当围裙!
    又一声尖叫从旁边传来,原来是一个小孩故意将一女生引到
烂泥田的最深处。
被小孩作弄的感觉,使我的心里暗暗地下着决心:无论如何不能
人村里的人看扁了!
             我的知青生活(7)一咬牙,什么脏也都不怕了
    在落户的一周后,正好是清明节!我所在的村子,与全国大
多地方不一样,在那里,清明节不是扫墓的日子,当地人扫墓都
在中秋节!
    当地的农谚是:不到清明不插秧!也许这正因为闽北山区在
清明前还天寒地冻的缘故,根本不适合当时还是水秧的插播!
    作为知青,一开始这下田插秧的活还轮不到我们,因为这在
农村也是技术活之一!因此在出工前,我们只能根据分工,随着
一些人在锄头柄两头挂一副大土箕,在小队存放草木灰、山土灰
的草房里,挑一担刚刚用人粪拌过的农家肥,到准备插秧的村口
洋面田!虽然这担肥料还只有七、八十斤重,这对于在家时经常
挑水的我(那时大家的家里都没将自来水装到家)并不显的太重,
但用锄头柄来挑,这一根棍子压在肩膀的感觉不是太好受的!
    与在平坦的马路上挑担不一样的是,在仅仅七、八寸宽的田
埂上挑东西,那摇摇晃晃的,象走平衡木,却又比平衡木滑溜且
容易塌的感觉,着实在以后的几年里炼就了我那人生平衡的理性!
    眼看着农民老师一到地头,就将一土箕的肥料夹在左腰边,
用右手抓着一把把用人粪拌过的肥料,均匀地撒在待耙平的田里
的样子,说实话,那带有扑鼻氨水味道的肥料,那还看得见拌着
小块人粪的土灰,一种恶心的感觉油然而生!然而,接受贫下中
农再教育的最高指示,使我无法忧郁了!这一咬牙,什么脏也都
不怕了!
          我的知青生活 (8)村里的半裸女人
    春去夏来,转眼间田里的秧苗从绿变黄,由黄转绿,慢慢地
扬花的稻子沉甸甸地变成了金灿灿谷子。炎热的夏天,一季辛苦
即将换得丰收的果!
    十点多钟,轮值做饭的我,准备到村里的水井挑些水。猛然
抬头间,看见远处井边坐着几个村妇,其中有着抱小孩的。一阵
血液冲上头部的感觉,我急忙转身快步离开,转向村后的小溪去
取水了!因为我看到的是,这几个村妇好象只穿了条短裤!
    长期接受的是传统教育的我,在那始终保持男女授受不亲的
年代,如此公开的暴露,使我惊讶不已!所见的一切,在那时候
我一直不敢向大家说。因为生怕这样的情节会让人当成流氓来看!
其实,在以后的日子,经常看到的是,村里人洗澡就是在厨房里
的,那仅仅用三指宽的木条,拼成间隔约五公分宽木栏后!外边
的人几乎可以说是一览无余!
    虽然,我看见了原本不该看的东西。按现在人的观念,非份
之想必然会油然而生,可我呢,却根本没有任何感觉!更别说会
出现遐想!也许你会觉得,是不是生理不正常?在二十多年后第
一次知青聚会时,很多人都说经常看见,只是不便说穿!还开玩
笑说,那时的我们,应该还没“发育”呢!

         知青上山下乡与工农相结合,让革命热情高涨的青年学生到农村接受最基本、真实生动的国情教育。

 冷静思考,知青这代人,现在才是我们共和国的栋梁之材。知识青年与人民群众的结合,才有接踵而至的改革开放取得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